首页 > 助学新闻  
3个月丧母 残疾父亲修鞋养大她
2016-8-16 12:14:58 来源: 前往徐州社区参与讨论
  刚出生3个月,她就失去了母亲,被拄着双拐的残疾父亲辛苦拉扯大。虽然家境贫寒、生活艰难,但这个女孩非常争气,今年以361分的成绩被徐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。

  她叫任圆圆,家住沛县湖西农场,今年18岁,毕业于沛县一中。日前,记者来到沛县湖西农场乡野边,在一排破旧简陋的平房中,找到了任圆圆的家。

  居住的两间老屋破旧不堪

  路边满是青苔,55岁的任生军和女儿任圆圆蜗居在最西边的两间老屋里。

  “房间里太旧。”任生军不好意思地招呼记者。这间老屋屋脊是尖顶的,用秫秸堆砌成,房梁已经活动,有老鼠出没,总是掉土,主人只好找人用布遮挡。地上是陈旧的石板,没有排水设施,下大雨时,屋里总是进水,只能用盆往屋外刮水。

  爷俩的床铺紧挨在一起,一台陈旧的吊扇挂在任圆圆的床上方。电视机与缝纫机都很破旧,电视机是上了年头的“大屁股”,都是亲戚送的。一个大衣柜也是任生军的妹妹给的。

  “这房子是湖西农场建厂时盖的,有50年了。”任生军说,孩子上中学时,他租住在学校附近,方便照看孩子,高考结束后,爷俩才回到农场的家。

  重视孩子教育,希望她学医

  “我很重视孩子的教育,从小就经常交代她,一定要好好学习,只有成材了,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。”提起女儿,任生军颇为自豪,“毛妮子从小到大得过的奖状多了,成绩一直很好。我还有个心愿,希望她能学医,因为我是残疾人,尝尽了身体不便的苦头。”

  任生军说,他6岁时发烧耽误治疗,导致小儿麻痹症。他经常对女儿说,“希望你将来做一名白衣天使,帮人解除病痛,爸爸的病你是救不了了,希望将来你可以用医术救别人。”

  任圆圆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今年顺利被徐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录取。她的书包里是厚厚一叠奖状,有徐州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一等奖,也有“沛县美德少年”。

  靠修鞋养活女儿,照顾周全

  任圆圆身高1米74,理着短发,穿着白色短衫与粉色裤子,清秀纤瘦,亭亭玉立。她从小到大被父亲照顾得格外周到,长这么大没有进过医院,连感冒发烧都没有得过。

  母亲走时,圆圆才3个月,还喂着奶粉。任生军用奶瓶给孩子喂奶时很注意,剩的奶从不过夜。他请教过有孩妇女一些育儿经,夏天炎热时,用毛巾给孩子护着肚子,不让着凉拉肚子。

  在生活上任生军照顾女儿很周到,但在学校里,他却总是对老师说:“孩子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,你们一定要多教育、多批评!”

  任生军的父母去世20多年了,两个哥哥也已去世,家里其他兄弟姐妹也都务农,不宽裕。任生军高中毕业,为了谋生,自学修鞋。“秋冬生意好点,一天多了能赚个十几块,夏天修鞋人少,一天也就赚个六七块。”修鞋的收入多了每月有600多元,少了200多元,另外父女俩还有每月670元低保费。

  如愿考上徐医,为费用发愁

  任生军省吃俭用,把钱省下来花在孩子的学习上。孩子上学时,他花150元在学校附近租房子,早上4点起来做饭,5点把孩子唤醒,因为学校5点55分到校。每天早上任生军都要给孩子煮两个鸡蛋。

  因为嫌食堂饭菜贵,任圆圆都是带父亲做的饭,中午就是两个馒头,晚上父亲给送饭。吃完饭,再去上补习班。为了怕孩子学习落下,任生军从牙缝里省出钱来给孩子报了补习班。

  长到18岁,任圆圆都没有出过沛县,因为贫困,家里没有电脑,到现在也不会用,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。

  “孩子很懂事,长这么大衣服都没有买过,都是妹妹和老师送的,她从不嫌弃。学校里别的同学给的糖果和零食,她都装到书包里,拿回家给我吃。”任生军说,看到孩子这么懂事和爱学习,很欣慰。

  徐州医科大学临床专业新生的费用加起来是11000元左右,这笔钱对于任生军父女俩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。

  “孩子将来还要考研究生、考博士呢,志向很高,也实现了自己考取医学院校的理想,可是费用到哪里去筹呢?”任生军求助徐报集团爱心助学活动,谁能来帮帮这对相依为命、贫寒不失志的父女?